Premier Foundation


白袍•白杖
 

白袍•白杖

原作-David Hartmam&Bernard Asbell
翻譯/林俊育

「除非你嘗試, 否則你絕不會知道。」─大衛•哈特曼(David Hartman)

患關節炎的婦人手指頭腫瘤而扭曲,她的膝蓋也結瘤多如岩石塊,
但我查不出腫脹,所以我壓這裡又壓那裡,找看看是那個地方發炎。
「你在幹什麼?」她向我挑戰說:
「你是瞎眼呀!」
「我在給你檢查,你以前沒被瞎眼醫生檢查過嗎?」
她對我的幽默不領情地說:「你真像個蠢豬,一個瞎眼醫生能做什麼?」
「我不知道,但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結果…」

大衛•哈特曼(David Hartman)八歲失明,當他宣布要當醫生時,有人感到同情,有人給予嘲笑。他要如何診斷他的病人呢?只能用觸摸來檢查病人嗎?如何看顯微鏡呢?即使病人說出病情,他能理解嗎?

對抗爭戰的界線分成兩邊:大衛和他的家人一邊,而學校和社會在另一邊。但大衛•哈特曼意志堅強,突破一切艱難樊籠而成為百年來美國第一位就讀醫學院的盲人。

大衛•哈特曼率直、真情而幽默地透露出如何適應黑暗的失明世界。他必須重新學習一些最簡單的事情,克服些精神上的阻礙,而那又常常比物質性的東西更難抵擋,然而他還是艱忍不拔地克服萬難來達成那似乎不可能實現的夢想。

在醫學院讀書時,他的老師們對他又愛又恨,雖然盡全力想要幫助他,但卻又為不知如何幫他而感到尷尬,有時更不懷好意地來對待他。他比別人加倍努力,還請人為他報讀功課或是將功課轉譯成點字。開業行醫時,他必須要靠明眼人幫他確認他的診斷,仰賴護士讀病人的儀器測試結果。但他盡力使用視覺以外的其他感官,來成就他最大的願望:協助治療。

他一生的心路歷程對我們來說,無疑是一個充滿動力和鼓舞的故事。


<< 回上頁